九城通行证你知道这些民国大师,高考成绩是多少吗?-扬子社联

你知道这些民国大师,高考成绩是多少吗?-扬子社联
01
1935年,叶曼在北大国文考试中,写了一篇作文——《记生平最悲哀的一件事》。父亲过世不久,看到题目,她悲从中来,动笔前,已是泪洒试卷。父女感情颇深总裁的外遇,5岁时,父亲就请来先生,教她《左传》,一直持续上中学。读初中时,男女同校,叶曼成绩优异、活动积极,追他的男生自然就多。情书塞满抽屉,爱慕者成群结队整天跟在她身后,这些叶曼都不放在眼里。一个女生在学校影响之大,教导主任坐不住了,以“性欠沉实”为由,给她记了惩戒。叶曼觉得委屈,回家对父亲说:“让我转学吧。”“绝对不可以。社会上有很多不公平、委屈的事情。但是,你没错,不管有任何打击都不能够认输,永远不要对自己没做过的事情认错,屈服于别人。”父亲这段话,鼓舞了叶曼。初中毕业时,她是全校成绩最好的学生。所以,一进考场,这篇文章就把21岁的叶曼写哭了。写得有多好,我们是看不到了。只是胡适看过,就留下七个字,“这学生一定得取。”叶曼数学差,学校给她安了个试读生的名,也要留在北大。看到国家百废待兴,叶曼学了经世济民的经济学暮阳朝升。世事变幻,后来叶曼在美国设立文贤学会,开始传播儒释道国学文化。随后,还卖了洛杉矶的房子虫噬天下,回北京继续传播国学。“我想把文贤书院正式成立,复兴国学。这是我唯一能够替国家做的一点事情了。” 02民国时,这样偏科的大师,不胜枚举。再往前推,1917年。有位考生,数学零分,其他科也不出众,却被北大录取了。胡适在阅卷时,当众说:“我看了一篇作文,给了满分,希望学校能录取这位有才华的考生。”此话得到了蔡元培的响应。二人齐心协力,一番游说,最终这名才子不仅进了北大,还成了蔡元培的门生中科网。更为传奇的是,他还当了清华校长。他叫罗家伦。罗家伦铁腕治校,提出“凡不称职、不勤勉者一概辞退。”55位教授,裁了37位,外籍教授也不能幸免。一位美国教授,在清华教了十多年的英文和拉丁文,从不讲课,只会点名朗读,学生们怨声载道。罗家伦不顾情面,将这样的“遗老”直接请出局。清扫完后院,他又吸纳了青年才俊,周培源、朱自清、俞平伯等。国内的人才请遍了,再到国外去。英国剑桥、美国芝加哥、哥伦比亚大学,都留下了罗校长造访的足迹。清华外国语文系的吴宓,曾在日记中高度评价罗家伦。“罗氏以廉洁化、学术化、平民化、纪律化刘汉希望小学,四者为标识。又谓兼容并包,惟贤者是用云云。” 03当数学考过零分的校长,遇到了数学15分的偏科才子,又会是怎样一番场景?1929年,初任清华校长的罗家伦,就碰到了钱钟书。钱钟书自幼聪慧,中学时,就写得一手好文章。经常帮父亲钱基博代写书信,还给别人写过墓志铭。最厉害的是,不到20岁,就给国学大师钱穆的《国学概论》作过序。钱穆本来请钱基博来写,钱基博转交给了儿子这个重大任务浑沌之死。钱钟书写得游刃有余、干净利落.钱基博读罢,竟一字未改,就给了钱穆。可见钱钟书在读大学前,文学造诣有多高。而考北大时,钱钟书英文满分,国文也很好,数学却只考了区区15分。“为此事我被召进校长室谈话,蒙我特准而入学。我并向罗家伦弯腰鞠躬申谢。”钱钟书,在清华博览群书,立志“横扫清华图书馆”。一日,曹禺怂恿吴组缃。“你看,钱钟书就坐在那里,还不赶紧叫他给你开几本英文淫书?”吴组缃倒真的走到钱钟书面前,请他列三本英文黄书。钱钟书并未多说,拿起纸张就写。从书名到内容简介,直到把整张纸正反两面都写满了,才递给吴组缃。吴组缃目瞪口呆,粗略一数,竟有四十来本。从此,清华园里就有了钱钟书列黄书书单的轶事流传,惊叹之言,远高于揶揄之声。如果不是罗家伦的“特批”,清华就要流失一位才子,而中国将失去一本撰写《围城》的大师。哀哉,痛哉。
04无独有偶,同属无锡钱氏一族的钱伟长,比钱钟书晚两年报考了清华。1931年,19岁的钱伟长报考了清华历史学系,写了一篇《梦游清华园》。450字的赋,老师根本无从下笔修改,给了满分。面对刁钻的历史考题,旁人抓耳挠腮,他也答得镇定自若。题目是作答《二十四史》的作者、注者及卷数,钱伟长答得滴水不漏。对他来说,着实不难。毕竟家学渊源,他十岁时就能把《三国演义》倒背如流了。到了理科这里,就换了模样,物理、化学、数学加起来才25分。钱伟长入学报道前,震惊中外的“九一八”事变发生了。听到消息的他气愤不已,拍案而起,“我要学造飞机大炮!”“造飞机大炮”要转到物理系,叔父钱穆肯定不同意。钱伟长就带上叔父好友顾颉刚,轮番劝说。“我们国家首先要站起来,站不起来受人欺,就因科学落后。青年人有志向学科学,我认为应该支持。”顾颉刚说完这番话甘蔗蟾蜍,钱穆便不再阻拦。到了系主任那儿,吴有训看罢成绩单后,认为成绩太差,根本不收。钱伟长继续软磨硬泡,最后吴有训答应他试读一年。只要物理成绩达到70分,就转为正式学生。前有少年周恩来总理,“为中华崛起而读书”。后有钱伟长为造飞机大炮而学物理。 05从此他在图书馆宵衣旰食,一年后,正式成为了物理系学生。毕业后,钱伟长在加拿大留学期间,写成一篇论文《弹性板壳的内禀理论》。爱因斯坦看后说:“这位中国青年解决了困扰我多年的问题。”从一无所知,到学科专家,钱伟长留下来一句“国家的需要,就是我的专业。”早年丧父的钱伟长,是由叔父抚养大的。“于公为老师,在家为尊长”,钱伟长身上看似“任性”的因子,多少都有些钱穆的影子。钱穆在《师友杂忆》中,回忆中学一次地理考试,总共有四道题,每题25分黄金猿藏宝图。当他审题到第三道时,看到是自己感兴趣的长白山军事地情。按捺不住胸中激情,挥笔洋洋洒洒一直写到收卷。本以为只能得25分了别斯兰,牛牧童出乎意料的是,老师还给了他75分。这位“任性”的老师正是史学大师吕思勉。看到钱穆的答案思路清晰、辩证充分,便给予了充分的鼓励。 06民国学术之风多自由,掀开历史的一角,我们就能见微知著九城通行证。
闻一多1912年参加清华招生考试,数学18分。
朱自清1916年参加北大招生考试,数学零分;罗家伦1917年参加北大招生考试,数学零分;钱钟书1929年参加清华大学招生考试,数学15分;吴晗1931年参加北大招生考试,数学零分;钱伟长1931年参加清华招生考试,数学、化学合计15分;张允和1934年参加北大招生考试,数学零分;叶曼1935年参加北大招生考试,数学零分。
正因为胡适、蔡元培、罗家伦这些大师,在录取考生时,不拘泥于框架。才子佳人们才进入大学校园,才华得以施展。这种方式放在民国,自然是好的,可行的。当时中国整体文化水平低下,大部分民众都目不识丁。高校只好坚守并举,多渠道挖掘人才。如果招生太过死板,很可能连学生都招不满。自古寒门难出贵子。当时能够学文识字、参加高考的学生,也多半出身书香世家或者官宦名门,打小耳濡目染,人文素养,自然也不会差。但这样灵活的招收方式,也带来了很多弊端,譬如文理科人才比例严重失调。大师们虽说博闻强识、学富五车,却多重文轻理。据悉,才女张充和,在北大旁听了几堂数学课。如闻天书,便很快缴械投降。考试前,家人为她准备了圆规、三角尺等作图工具,她说:“没用。”的确没用,因为连题目都看不懂酵素浴加盟。千年来重文轻理的传统,使得大师们鲜少人意识到科学的重要性。钱伟长算一个,所以他弃文投理了。要是继续学历史,他也必然能名留青史。但他选择了更直接有力的学物理,“造飞机大炮”。人文科学是国家软实力,理工科学帮助国家在世界挺直腰杆,二者缺一不可希瑞吧。 07每年高考,又赶上高校毕业季,著名的钱学森之问就会引发一轮热议。
培养不出大师,问题到底出在哪?大师,除了在某一领域学识丰厚,更重要的是有大写的品格,为人尊重。
文字:陈迎春
编辑:陈迎春
审核:胡金玲
图片:网 络
本文由 admin发表。转载请注明出处(岑碧青)及本页链接。原文链接10212.html
岑碧青

热议话题

0人讨论

热文